五旬夫妇住房太小屋外亲热被疑民工嫖娼

2017-03-19 17:12:07 来源:华宇平台

回顾自8月11日至今的2个多月时间里,阿里巴巴完成了对雅虎中国的收购事宜,以及人员整合和业务结构的调整。雅虎搜索已将2000余台服务器从美国搬至国内,在美国,也成立了由30多位顶尖华人科学家组建的搜索技术研发团队。阿里巴巴CEO马云表示:“阿里巴巴在搜索领域既有决心更有信心,从今天起,在中国,雅虎就是搜索,搜索就是雅虎。”

阿里巴巴CTO吴炯表示,在中国,雅虎搜索依托的雅虎国际领先搜索技术以及阿里巴巴带来的本地化策略,将是新雅虎搜索角力乃至克敌的左膀右臂。他介绍说,为了缩短用户搜索时间,抓取更多中文网站,在过去几个月内内,雅虎不远千里将超过2000台运行搜索的服务器全部搬到国内,目前雅虎搜索已经实现抓取10亿的中文网页,在雅虎美国总部,已经成立了一个全部由顶尖华人工程师组成的技术团队,支持中国的雅虎搜索。

目前阿里巴巴在B2B领域拥有超过900万商人会员,淘宝网注册会员已经突破突破1100万人。马云自称,将雅虎搜索和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结合,也将是新雅虎搜索的另一个杀手锏。与此同时,雅虎搜索本身具备的在邮箱服务、即时通讯以及支付领域内的独有优势,也将为中国网民提供更为多样实用的服务。

雅虎搜索将全面采用雅虎公司的世界顶级搜索技术。雅虎最早以人工分类和网址收集见长,特别是随后收购了斥资26亿美元收购了可以与Google匹敌的Inktomi、Overtune(全球最大的搜索广告商务提供商)、Fast、AltaVista、Kelkoo(欧洲第一大竞价网站)等五家国际知名搜索服务商后,用一年多时间打造出的YST技术,目前是国际两大顶级网页搜索引擎之一,也是全球使用最高的搜索引擎之一,目前具有全球领先的海量数据库(190亿网页)。

互联网分析师吕伟刚认为,跨国公司称霸中国市场最大的阻碍就是本地化的问题,中国搜索引擎其实不会害怕他们资金雄厚、技术领先,而雅虎的本地化举措值得关注。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公司任命了新雅虎在中国的管理团队。原雅虎中国副总裁田健先生被任命为雅虎搜索的执行总经理,原雅虎搜索事业部总经理李锐先生被任命为副总经理,谭晓生先生出任雅虎搜索工程技术部总监。

作为“避税天堂”英属维京群岛(BVI)金融和经济部部长,罗尼·斯凯尔顿的首次来华,牵动了众多民营企业主的敏感神经,原因是BVI目前已是中国第二大外商投资来源地,而其中一部分是来自中国的“出口转内销”。

11月9日,斯凯尔顿在上海参加“BVI金融服务的增长机遇会”时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这个面积仅150多平方公里的西印度洋群岛,已连续数年成为仅次于香港的中国内地第二大外资来源地,超过了美欧发达国家,各种资本汇集到该地区后再向中国投资,已成为该地区重要的经济支柱之一。

斯凯尔顿此次中国之行,主要是拜会中国商务部、税务部和银监会等多家主管部门,还要拜访中国大型企业的高管,对中国潜在市场摸底的意图非常明显。

斯凯尔顿坦言,此次来华主要目的是与中国政府洽谈签署交换协议一事,一旦签署协议,双方将在反洗钱、融资等监管方面进行合作。虽然签署协议的时间表暂未确定,但斯凯尔顿表示,双方将在随后澳大利亚墨尔本一个会议上再次进行磋商。

近年来,在国际避税岛设立壳公司,再将境内企业资产注入壳公司,进一步寻求海外上市,似已成为内地民营企业的一种风潮。斯凯尔顿并未向记者透露在BVI注册的中国公司的数量,但据香港殷诚国际公司统计,60多万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企业中,大约近20万家与中国企业有关。

在国际反洗钱和打击恐怖融资组织(FATA)公开的“避税岛”黑名单中,BVI并不在其列。谈及发现企业洗钱和圈钱后将采取的策略,斯凯尔顿介绍说,如果政府认为某个公司或账户涉嫌洗钱,当地最高法院发出搜查令后,离岸公司的资料必须公开;一旦有证据证明某个公司已经进行非法洗钱,BVI将撤销公司的注册,并收回非法资金。也就是说,一旦中国与BVI签署协议后,中国内地企业在BVI涉嫌洗钱、圈钱的一举一动,中国监管层将尽收眼底。

披露三季报的公司中,可比的1364家今年前三季的股东人数分别为6065万余户、5980万余户和5831万余户,二、三季度环比分别下降1.39%和2.49%,表明持股集中度不断上升。筹码集中趋势最明显的50只个股前三季度平均每股收益为0.2005元,接近市场平均水平的两倍,股东户数平均减少20%。这50只个股三季度平均上涨30.79%,而同期上证指数仅上涨6.91%。

据分析,在筹码集中度上升最快的50只个股中,有14只属于次新股,包括7只中小板股票。值得注意的是,这7只中小板股票大部分集中在二季度上市。这批股票上市时正处于大盘见底回升的时候,时机较好,吸引了不少新增资金的介入。如宁波华翔股东户数比中期缩减了34%,同期上市的轴研科技则吸引了券商集合理财资金和基金的共同参与,股东户数减少23.55%。从公开信息来看,在中小企业板的50家上市公司中,绝大多数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基金的身影。相比较二季度的情况,基金对其中的22家上市公司进行了增仓。从持仓金额变化来分析,基金在三季度末持有的中小板筹码净增了2亿股以上。

在筹码集中最快的前50只个股中,与新能源概念有关的个股就有6只。如G天威、风帆股份二公司股东户数均减少20%以上,第三季度股价涨幅也都超过了40%,其中G天威股价在三季度涨幅为57.49%,风帆股份股价涨幅为43.46%。航天机电(资讯行情论坛)和湘电股份股东户数均减少均在17%左右,三季度股价分别上涨70.8%、41.96%。从背后推动的资金看,券商力量举足轻重。航天机电为申银万国重仓股;湘电股份中则有东方证券和华宝信托的集合理财计划参与。

业绩预增概念股也表现出了明显的筹码集中趋势。在50只筹码集中个股中,有9家公司三季度业绩实现大幅增长,同时还预告全年业绩将大幅增长。因而,这部分个股受到基金、QFII的大幅增持。如宝钛股份(资讯行情论坛)、一汽夏利(资讯行情论坛)、广州友谊、宏达股份等个股,基金都有明显的增仓,导致股东户数大减。

业内人士认为,筹码集中度增强,与三季度基金、社保基金、保险、QFII等实力机构的介入有密切关系。从上市公司三季报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分析,机构投资者在三季度增仓幅度相当大。截至三季度末,三季度基金持有批发和零售贸易行业的股票总市值达到65.9亿元,比二季度增加了16.5亿,占基金净值的3.15%,增加了0.77个百分点;占股票投资市值比重4.56%,增加了1.01个百分点。尽管“弃大抓小”,但基金仍宠爱大盘蓝筹,G民生被17家基金增持7857万股,中国石化被67家基金增持2445万股,一汽夏利被增持了5341万股。保险公司在54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现身60多次,合计持股数量由上半年末的1.03亿股增至2.77亿股,增幅达168.93%。QFII在三季度持有的上市公司流通股比二季度末增加了66.82%。社保基金在三季度持有的股票数量从二季度末的7.78亿股上升到10.13亿股,增幅达30%。QFII在三季报中也表现得比较活跃,共有17家机构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名单中,其中瑞银和摩根士丹利表现最为活跃,分别持有20只和13只股票,市值为8.12亿元和2.57亿元。

总之,筹码的集中意味着有人在买股票。尽管大盘一直风雨飘摇,但几个月前披露的半年报已经显示筹码在集中,而从三季报来看,筹码集中度得以继续增强。新生力量尤其是一些主力机构的入场,或许能给这个市场带来些许暖意。

一场学术真伪之争,竟然以著名学者骂娘收场。10月14日,在一封题为《写给杂种方舟子的信》的E-mail中,农民问题学者于建嵘大骂方舟子:“如果你不能就我颂扬的衡阳县维权抗争农民是不是‘地痞流氓’作出‘判决’,那我就要告诉你,从你乱咬人的性格来看,你是你母亲与严晋这些地痞流氓乱交结下的怪种。”此言既出,民意汹汹,于建嵘固然让人大跌眼镜,“学术打假英雄”方舟子亦被群起围攻。

10月12日,方舟子主持的“新语丝”网站收到一篇署名“严晋”的举报投稿《学术界罕见的骗局:评于建嵘的成名之路》。作为一位生物化学博士,这时他对名满天下的人文学者于建嵘还一无所知。因为“他是一位走在路上的学者,是一位通过与无数农民交谈研究学问的人”,2004年,于建嵘被《南方周末》评选为年度致敬人物之一。

2、据“新华社的资深记者W先生”查证,于建嵘在“农民有组织抗争”的课题研究中赞颂的一些湖南省衡阳县维权农民的道德操守可疑,其中至少有4人曾有劣迹或坐牢;

3、在两项专题研究中,于建嵘自己公布的调查量在一定时间内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

4、于建嵘公布的一份在哈佛大学的演讲稿字数过万,在时间限制、需要翻译的前提下不可能讲这么长,显然并非原稿。

正在哈佛大学参与“中国农村基层领导合作研究”的于建嵘看到了严晋的文章,尽管对其耸人听闻的标题很不满意,还是给新语丝网站发去了一篇平静的答复文章,对其质疑逐一回应:

2、怀疑“新华社的资深记者”或其他人把维权农民说成是地痞流氓的真实性和道德操守;

3、说明两项调查专题研究中的一项为对中央某媒体的电脑储存的电话和音讯资料进行的模型分析,耗时不多,另一项则保存有分类处理的记录;

如果事情一直如此演变下去,那么这就只不过是一场普通而有益的学术真伪的辨识而已。但方舟子在“新语丝”网站发表于建嵘的这篇回复时,同时加了一个“方舟子按”,按为“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网站见到如下公告”,“公告”中把于建嵘称为“我所副研究员”。在粘贴了相关网址之后,方舟子又加上了两句轻快的嘲讽:“这是不是意味着于建嵘现在又成了‘副研究员’了?还是连本所的人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研究员还是副研究员?”

两天后,《写给杂种方舟子的信》被发到了方舟子的电子信箱,署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于建嵘”。此番怒骂之后,发信人意犹未尽,又在同一天发出了《于建嵘再致杂种方舟子的信》。在第二封信的末尾,发信人标明了于建嵘的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以示愿意承担责任并与方舟子对簿公堂的决心。

方舟子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了这两封信并撰文回击。从此,两位著名学者开始在各种檄文中互称“地痞流氓”。

“乱交怪种”一出口,于建嵘的公众形象急转直下。最初很少有人愿意站在于建嵘这一边。不过情况很快变化。更多的人涌上网络论坛,赞扬于建嵘“有性格”,把矛头对准了方舟子。对他们来说,于建嵘适时出现的意义不在于他们的阵营中多了一位人文学者,而在于这就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狠角色。

在“世纪学堂”和“关天茶舍”等网上论坛,讨方阵容空前壮大。在这些人发表的大多数帖子中看不到多少关于学术真伪的讨论或为于建嵘辩护的内容,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方舟子。方舟子认为,这是因为于建嵘的粗口激励了他的敌人们。

10月17日,于建嵘又一次做出戏剧性举动。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他突然向方舟子道歉,并称辱骂信并非自己亲笔所写,而是“一个朋友”所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又补充说,辱骂信是他授权朋友写的,自己愿负完全责任。

方舟子在自己的电子信箱中查证,两封辱骂信与道歉信一样,都作为邮件附件发送,都用WORD文档写成,点击“属性”均可发现电脑的“创建者”为“于建嵘”,至少可以证明由同一台属于于建嵘的电脑写成。不过,这并不能排除于建嵘的朋友和他都用这台电脑写作上述文档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方舟子认为,于建嵘采取这种道歉方式,其实是半道歉半推脱,包揽责任的同时又推卸责任。

早在这一事件之前,于建嵘身上流露出的湖南人的辛辣火爆的性格特色和底层浸染的印记,就远远超过了学者式的儒雅和克制。他头发蓬乱,衣着随便,满口湖南乡音。他住在北京郊区一处农房里,轮换着穿两条一模一样的牛仔裤,以至于人们以为他的衣橱中的裤子只有一条。这位学者以亲近农民为荣,一向不屑自矜身份。

在《写给杂种方舟子的信》中,有一段表白被认为是“流氓”式的:“我从来就不把自己当成一位学者,也从来没有打算在学术界讨生活。我是一位通过当律师和经商解决了温饱后,为实现研究工农大众生存状况这一理想而混进学界的边缘人。在我这里,你所熟悉的那些学者的道德顾虑和生存压力根本不存在。”

第二封信中则有一句“动机阐释”:“对付你这样的人渣,绝对要放得下斯文,就要用更流氓的手段。”

1999年前后,于建嵘只身一人,依次走过湖南的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5县农村,历时20个月,写出博士论文《岳村政治》。此书经商务印书馆推出,立即震动了学术界。走访过程中,这位学者夹着一个破包,在路边的小饭店吃饭,满身泥水地追赶公共汽车。后来他记述说:“乡村之夜,寒冷无比。农民之艰辛,更扰心境。”

在其学术研究的过程本身的真伪遭受质疑的时候,他的观点还是得到一些知名学者的认可。“于建嵘的意见结论可能不全是现实主义的,”著名学者温铁军说,“但他发出了这些声音,却是对人们的警醒。”

但这次参与论战的“反方派”杨支柱说,“如果他的学术研究的确有问题的话,他的观点也就一文不值了。”

在一定程度上,方舟子的“个人”学术打假行为取得了成功,即便是一些其曾经的对手也能公平地承认这一点。

学者党国英表示,对于网站上最早批评于建嵘的文章,看起来不像是谈学术问题,有些倾向他不认同。他自己也曾在“人类应不应该敬畏大自然”的讨论中被方舟子点名批评,对于毁誉参半的后者,他的看法是:“我们要看到方舟子的积极方面,特别要区别他自己的‘打假’文章和网站上的‘打假’文章的区别。有他和他的网站存在,会让学者们更慎重一些。”

不过作为学界监督者,方舟子被不少人认为既严谨犀利,又固执自大、不惮越位、刻薄为文,因此令人敬畏却不讨人喜欢。

“很遗憾,这么一个有价值的人却有明显的弱点,”评论家李方对本报记者说,“方舟子为人刻薄,就是他的一个弱点。”

这一次,于建嵘的粗口怒骂激励了“讨方派”,众人趁势而上,把方舟子的各种罪状逐一罗列出来,从“打压基督教”到“与利益集团合谋”,从“挑剔特蕾莎修女”到“诋毁爱因斯坦”,事无巨细,洋洋大观:方舟子之乖戾罪错,几乎罄竹难书。总之这是一根学术警棍,一头科学怪兽,有人格,没人性。

网上的一种批评是:方舟子没有把自己学术监督和学术争论的领域限定在生物化学乃至自然科学领域内,多次涉足人文科学领域,似乎看不到自己的知识局限,管得太宽了;另外一种是:方舟子的理性也必然是有限理性,他怎么保证自己判断举报文章时总是对的呢?还有一种是:方舟子通常无权进入相应的学术资源库,因此对于举报文章的审核往往粗略而简单。

“在我读过的少数几篇文章中,以为方舟子是讲道理的。但他的确需要改进工作。这项工作需要程序,需要尊重当事人的基本人格。”

11月1日,方舟子对此的回答是,他只能如此。“个人打假的确有很多局限性,但是改变中国学术体制远非一日之功,”方舟子坚信自己目前的做法利大于弊,“我自己还是会一个案例一个案例地做下去。”

另外,方舟子的攻击性也备受质疑。于建嵘就坚持认为,方舟子是个喜欢个人霸权的家伙,“就是希望有人怕他。”

在树敌方面,方舟子的天赋无人可比。在其持续多年的学术打假和商业打假过程中,被打到的人越来越多,无论打的对错,大多与其结怨。他还经常参与各种学术性的论战,当遭遇少数言辞不冷静的对手时,他总是奋起反攻,火力猛烈。

这位学者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亦令数量庞大的普通网友颇为不满。他曾“写文章为余秋雨在文革时期的作为辩护”,“对‘怒江建坝’事件中的环保人士进行不留情面的攻击”等等,都令很多人觉得难以理解。他自己认为,这是这些人并未读懂甚至根本就没有读过其文章所致。

在媒体圈中,方舟子的人缘也不太好。《新京报》、《南方人物周刊》等媒体都曾与其有过龃龉。如此一个方舟子,难免被很多人认为是猫头鹰一类的人物,虽被某些人认为是为学界益鸟,却是一只讨厌的猛禽。

此次论争不是方舟子在打假生涯中遭遇的最严峻的挑战,却是最别扭的一次。于建嵘的骂声一度让“反方派”们备受鼓舞,“关天茶舍”的一位网友颇为欣赏于建嵘的莽撞:“是亮出肱二头肌的时候了!”“现在没有是非,”一位网友用一种狂欢的口吻说,“只有掐架。”

“这种是非的虚幻化,既是出于人们本身的性情,也与学术界长久以来是非混沌的状态息息相关。”评论家赵晖说。

“深层”的体制问题,也是赵晖认定的症结所在,因此他表示,自己对于“方于之争”中的文化和道德因素毫无兴趣。“这并不只是知识分子本身的良知、修为的问题,”他说,“学术界的种种奇形怪状改变起来可能遥遥无期。”

周三大盘小幅走低,以中石化为代表的做多主力,和以G长电为代表的做空主力盘中的对决,引起了我们的关注。

两只股票截然不同的走势,市场的理解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其一,中石化由于具备较强的杠杆功能,一直被认为受护盘资金青睐;而G长电作为基金普遍关注的品种,上市以来一直是机构的最爱。因而中石化的强势可能意味护盘资金在1100点具有较强的冲动,而G长电的弱势可能意味基金的赎回压力仍然在持续。

其二,公募基金的影响力在下降,多元化格局正在形成。股改以前,公募基金几乎是一统天下,其对于市场的影响几乎无人可以撼动。但随着股改的启动以及A股市场建设的进一步完善,多元化的投资格局正逐步形成。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基金对于市场的影响也日渐式微。

所以,两只指标股不同的走势,向市场展示了当前各类机构的博弈,这种博弈可以归结为三类:一是境内机构和境外机构之间的博弈;二是保险和基金之间的博弈;三是游资与正轨军之间的博弈。总体来看,这三类博弈正主导着当前市场,而且可能在一定时期内继续对市场形成主要影响。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