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时代周刊以毛泽东画像为封面解读中国崛起

2016-08-05 03:11:40 来源:华宇平台

10月25日晚,国际电讯设备制造商爱立信向全球发布了它成功收购英国马可尼公共股份公司旗下部分电信资产的消息。

爱立信全球CEO思文凯(Carl-HenricSvanberg)兴奋地宣布:“对马可尼业务的收购具有战略意义”。为此爱立信付出了12亿英镑现金,其中11亿英镑用于收购马可尼的品牌、商标和专利。

马可尼是全世界最早将无线电技术商业化的老牌电讯公司,曾被视为不列颠帝国的骄傲,但在2000年电信业泡沫破灭后股价一蹶不振。

今年9月以来,爱立信强有力的中国竞争对手华为和马可尼的并购谈判一直在悄悄进行。华为一直被国际通信界视作为数不多的可能实现海外扩张梦想的中国公司之一。现在爱立信阻挡了华为的攻势。

华为并购马可尼的失败,再次说明,即便是中国的领袖级企业,也缺乏打赢大规模海外并购战的实力。先前中海油和海尔都吞下海外并购失败的苦果。

此次收购,除华为外,爱立信还与法国的阿尔卡特、德国的西门子和加拿大的北电网络等公司展开了激烈竞争。

作为移动通信设备市场的领跑者,爱立信近年来一直试图增强自身的固话业务,收购马可尼资产有助于这家瑞典大型通信设备供应商藉此将移动和固话业务集于一身,从而提高与全球竞争对手的竞争能力。爱立信全球CEO思文凯在爱立信第三财季业绩会上对马可尼做了简单评价,“马可尼传统上口碑极佳,但最近由于公司规模太小而无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利。”

思文凯与华为领导人任正非的经历一样传奇,他在瑞典商界被视为“扭亏高手”。1986年,思文凯加盟Securitas,成功地将公司报警器部门扭亏为盈。随后思文凯领导这家公司成为全球领先的安全锁制造商,甚至美国白宫也用该公司的安全锁。思文凯由此被称为“斯德哥尔摩锁匠”。

对思文凯来说,带领这家昔日电信帝国走出困境是个严峻的挑战。就像马可尼是不列颠帝国的骄傲一样,爱立信也承担了瑞典人的光荣与梦想,接近一半的瑞典人都直接拥有或通过基金间接拥有爱立信的股票,在瑞典的GDP中爱立信几乎贡献了10%的份额。但在本世纪初席卷全球的电信业寒冬中,爱立信与马可尼一道饱尝了跌入深渊的滋味。与马可尼的沉沦相比,爱立信则艰难地一步步走出深渊。

对爱立信来说,2001年至2003年的三年是个艰难的时刻,爱立信披露的税前亏损高到89.68亿美元,股价从2000年3月每股230瑞典克朗的最高位,下跌到2003年的每股仅略高于3瑞典克朗的水平。爱立信前CEO柯德川(KurtHellstrom)致力于通过降低公司成本来走出泥潭。这意味着需要大规模裁员,这能为爱立信节省20亿美元成本,但失业的抱怨也不绝于耳。同时,股价暴跌也让投资者亏损累累,柯德川受到了广泛的指责:瑞典的一家报纸在一期头版刊登了柯德川的大幅照片,并配以“悬赏通缉”的标题;他甚至收到了一封夹着子弹的信以及死亡威胁。

抱怨归抱怨,但当爱立信希望配股融资来缓解财务困境时,大多数瑞典人仍表现出积极的爱国热情,为这家被视为“瑞典骄傲”的公司纷纷解囊———爱立信获得了30亿美元的融资。柯德川还是感到心力交瘁,在2003年4月辞去CEO,他有些伤感:“老实说,过去三年半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七年。”

接过柯德川权杖的思文凯继续进行这场欧洲企业中最引人注目的变革。然而,思文凯遭到分析师的质疑,这不仅仅因为思文凯是个电信业的门外汉;分析师们形容爱立信是一艘“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号”,思文凯的工作只是堂·吉诃德式的徒劳努力。

“我们只剩一颗子弹了,必须打准。”思文凯后来回忆这一历程时说。他不得不接着在爱立信裁员,在今年9月上海举行的一次峰会上,思文凯对本报记者回忆道:“这是个痛苦的过程,我们在全球需要裁掉6万人,我们是慷慨的,给辞退员工支付的补偿金额,是法律规定数额的两倍。”

“每个公司都会经历危机,危机本身就是你最大的资产。人人都变得虚心、谦卑和听话。所有人都期望着去采取一些重大措施进行改革。”思文凯善于处理复杂人际关系的长处在处理危机时得到了发挥。不过,外表与明星施瓦辛格有些相似的思文凯显示了硬汉的一面,“如果你需要做点狠的事,那就狠一点”,他补充道。

随着全球电信市场转暖,思文凯坚持推行成本削减计划,思文凯还认为爱立信应该向电信专业服务市场拓展,这些努力使爱立信的经营局面逐渐好转。在2003年的第三个财季,爱立信结束了长达三年的亏损,实现盈利。公司的信用等级也告别了垃圾股行列,在今年的前三个财季,爱立信发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继续保持良好势头。

欧洲市场是瑞典人的大本营。爱立信风头正盛之时,突然发现后院起火。2004年底,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华为从它手中夺取了为荷兰运营商Telfort构建3G网络的合同。Telfort自从1998年以来一直是爱立信的客户。

与思科的官司导致华为北美市场受挫后,任正非将欧洲看作是其国际扩张的关键战场。欧洲不仅是最发达的电信市场之一,而且是爱立信、阿尔卡特和诺基亚等竞争对手的传统领地。这显然是一场更激烈的搏杀。

2003年开始,华为在俄罗斯、英国等国连续获得巨额定单之后,态势咄咄逼人。这让不少国际通信巨头不满。

虽然爱立信很大度地认为,华为的崛起非常正常。思文凯一个月前在上海表示,“作为一个国家,中国已决意要在这些领域建立自己的地位。我肯定他们能够取得成功。”但爱立信中国区总裁马志鸿说:“我会把他们认真地作为对手。”

在爱立信宣布收购成功消息之后的5分钟,华为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次收购失利,不会影响华为既定的开拓欧洲的战略。”

今年夏天,任正非为拿下英国电信(BT)大单,亲自飞到欧洲督战,随后根据新的市场形势对华为欧洲总部进行了重组。这位17年前在深圳湾一间简易房里创办华为的退役军官已被尊为中国通信制造业教父。他渴望把华为打造成一家世界级的跨国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羽翼渐丰的华为试图在国际市场上“闯江湖”。

在欧洲,任正非首先选择了俄罗斯。这是国际通信巨头们不愿光顾的角落。任正非被认为是在豪赌:俄罗斯当时的局势一片乱象、社会动荡。任正非不理会外界对他“一意孤行”的评价,他希望在欧洲市场重复华为在中国市场“农村包围城市”式的成功。

然而,华为在俄罗斯的进展并不顺利。1998年和1999年,华为颗粒无收。任正非坚持在俄罗斯继续加大投入,他对负责开拓俄罗斯市场的部下李杰说:“如果有一天俄罗斯市场复苏了,而华为却被挡在门外,你就从这楼上跳下去吧。”

困顿数年后,随着俄罗斯局势的稳定,华为开始在俄罗斯逐渐获取定单。在这场“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的攻坚战中,华为笑到了最后。俄罗斯在2003年建设历史上最长的一个光环网,这是3797公里超长距离的320G国家传输网,通过高速的光传输在每一个光圈上能放16万部电影。一家加拿大公司也能提供这种技术,但华为显出了成本优势,他们的报价比对手低30%。任正非在一次会议上自豪地宣布:“这是我们(华为)公司提供的。”

现在,俄罗斯成为华为产品出口的最大的国际市场之一,华为也在俄罗斯及周边国家名声鹊起。在俄罗斯的成功显然鼓舞了任正非,华为开始在欧洲市场攻城拔寨。在葡萄牙、荷兰等西欧国家,都开始出现华为的身影。

与俄罗斯等东欧市场不同,任正非在西欧还必须直面欧美人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傲慢与偏见。任的表现堪称坚韧,在他领导下的华为颠覆了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留下的“低科技、低成本”的糟糕印象。尽管华为依然坚持令通信巨头头痛的低价格策略,但这不代表华为设备技术含量不高。华为的设备开始得到一些运营商的认可。不久前,华为与爱立信、阿尔卡特、思科一道,成为英国电信“21世纪网络”的设备供应商,华为拿到不菲的定单。

与此同时,马可尼落选英国电信的优先供货商,这使这家5年来一直在困境中挣扎的老牌电信设备商雪上加霜。

早在3年前,当马可尼的股价跌到6先令时,一直厌恶股市的任正非却精明得像华尔街的投资家。有知情人士透露,任正非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兴致勃勃地提到,“马可尼是世界五百强之一,现在股票跌到了6个先令。我们公司如果想买的话,出手就可以买过来。”

任正非甚至半开玩笑地鼓动他的部下,“弟兄们赶快去买,6个先令像垃圾一样很便宜啊。”任正非这种哥们儿式的热络让手下们面面相觑———他们已习惯了任正非雷厉风行的作风,任有时甚至爱发脾气。

不过,任正非还是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不过买过来后它(马可尼)还有42亿美元的负债,咱们可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尽管如此,任正非仍透露了华为的海外收购计划,“昨天我们排个表,我们准备收购这样的公司,都是曾经投资二三百亿美元的公司,现在二三百万美金就可把它们买下来。要自己开发,再走直路,也得投10亿美金。”

但华为随即与思科打了一场长达两年半的马拉松官司,收购马可尼的计划就此搁置。

马可尼在今年早些时候曾同华为达成合作协议,根据协议,马可尼和华为将互相销售对方的产品。华为最看中的是马可尼的技术。马可尼虽为破落贵族,但在某些技术仍具有较强实力。任正非在今年4月的一次会议上曾透露,“西方一些大公司破产之后,很多新技术舍不得丢掉,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发明烟消云散,希望后人能够接着研究成功。”低成本海外收购已经成了华为获取先进技术的捷径。任正非同时还承认,华为引以为傲的俄罗斯光环网项目,其技术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从美国花了400万美元买的”。

华为内部人士透露,为了获得马可尼的技术,华为的报价是6亿英镑。但更慷慨的瑞典人粉碎了华为的计划———他们的出价是华为的一倍,12亿英镑。

上证指数昨日大跌24点,致使一天内连破半年线及千一两个重要关口,市场因此出现恐慌,各种传言也很多。为此想请两位分析一下,诱发大盘下跌的真正原因有哪些?

徐鸣:从大的角度看,主要还是股改工作全面展开之后,投资者的预期在不断下降,以及担心扩容的节奏将加快而导致的市场重心下移,这是大盘调整的内在因素。而从消息面情况看,上市公司三季度报告不理想,使得投资者不敢长期持有个股,加上周三部分基金公布的三季报显示,基金对原有的核心资产进行了集中的大幅减持,且基金近日又遇到了净赎回,这就使得本已疲弱的大盘雪上加霜。再加上技术上止损盘的涌出,使大盘调整力度不断加大。短线调整还将继续。

丁建厂:这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首先,市场本身就缺乏做多的信心。大盘在半年线之上持续盘整半个多月,仍然无法产生能够持续激发人气带动股指的热点,显示投资者对后市信心不足。其次,禽流感在今冬明春的防治不容乐观。在大盘向上无力的情况下,遇到这样的不利因素,于是选择了向下。另外,目前正处于季报高峰期,加上年末临近,投资者对新股开闸等也存在疑虑,从而导致了大盘的下挫。

我们注意到,大盘从1223点下跌以来,已经出现两个缺口,这些缺口的存在说明了什么?在技术上有没有特定的提示?短期内有没有可能被封闭?

徐鸣:确实,已出现了两个向下的跳空缺口。前一缺口是在9月22日,当日同时击穿了30日均线,体现出阶段性调整的开始;昨日出现了第二个缺口,同时击穿重要的半年线。因此,昨日的缺口属于下跌中继型的跳空缺口,预示着大盘向下仍有调整空间。如果没有消息面上的重大变化,后市大盘将考验1050点一线的支撑。而且还有可能出现第三个竭尽型的缺口,那就预示着大盘的调整将进入尾段。目前大盘仍处在调整之中,我个人对这种调整持谨慎的态度。

丁建厂:从技术面看,周三大盘接连击穿半年线,20周均线,5月均线,而且是带缺口长阴向下。尤其是本轮调整以来,大盘已经留下两个跳空缺口,空头占据绝对上风。但是,做空能量的快速宣泄也会导致多方的反抗。所以,从技术上看,大盘短线下跌的空间不会大。1080—1090点区间是6月反弹行情的整理平台,这里将有比较强的支撑作用。

但是,在大盘的下跌过程中,涨停个股及热点板块依然活跃,资金流向一目了然,成交量也没有减少,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

徐鸣:在众多股票大幅下跌的情况下,昨天仍有南纺股份、鹏博士、普洛康裕、东北药等数家股票顽强地被买盘推至涨停,加上少数个股的相对活跃,这体现出盘中仍有资金不甘寂莫,还在顽强对部分个股进行反复运作。从这些个股的走势特征看,显然也不是大资金所为,主要是一些中小型资金,其中包括券商在内的资金。但是,这不会构成大盘超跌反弹的热点所在,也不代表今后的盘中主流热点。我们在操作过程中,仍宜谨慎观望,而不应去盲目追涨。

丁建厂:的确,大盘下跌也不是全盘皆墨,昨天两市仍有4只个股上封涨停,说明短线资金并没有因为大盘下跌而改变操作。而不断滋生的热点也有可能重新唤醒市场做多的信心。但是,这些炒作的个股要么是小盘股,要么是题材股,带有明显的短线性质。这样的个股行情和热点往往稍纵即逝,投资者对此应该保持警惕。

在下跌过程中,短线操作会有许多不便,请问,注意哪些问题才能把握主动?

徐鸣:从短线走势看,大盘在跌破1100点之后会引发一定的超跌反弹,但操作上仍不必急于补仓。相反在可能出现的反弹中,仓位较重的投资者还可适当再减一点磅。然后进行适当的观望,待大盘趋稳之后再作定夺。

丁建厂:快速的下跌往往意味着短线机会即将到来,没有来得及减仓的投资者应该耐心等待反弹。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反弹真正到来之前,要防止部分强势股的突然跳水。仓位较轻的则可以根据热点变化逢低参与短线操作,但是不要追高。

体育讯今天凌晨结束的一场德国杯的比赛中,慕尼黑1860队主场3-2淘汰了德甲球队杜伊斯堡队,顺利晋级。对于邵佳一来说,这场比赛中自己射进一球助攻一球,赛后得到了德国媒体的一致称赞。

《踢球者》的文章介绍到,这场比赛中,慕尼黑1860队主帅毛勒尔对阵容作出了引人注目的三个更换,其中邵佳一取代了澳大利亚前锋阿戈斯蒂诺的位置。

1860队上半场取得了领先优势,邵佳一在第37分钟主罚直接任意球得分,5分钟后莱曼一度将比分扩大为2-0。下半场最终来自德乙联赛的慕尼黑1860队淘汰了德甲的杜伊斯堡队。

《慕尼黑1860官方网站》的文章称《疯狂的一晚》,上半场慕尼黑1860队控制了局面,邵佳一首开纪录,但下半场杜伊斯堡将比分改写成2-2,1860队最后阶段使出了全部的力量,终于拿下了比赛。

文章介绍到,邵佳一在这场比赛中发挥出色,首先在第37分钟主罚任意球,球划出漂亮的弧线穿过人墙缝隙破门,对于对方门将科赫来说无法扑救。第二个进球更是一次梦幻般的配合,邵佳一得到球以后,胸部停给插上的莱曼,1860队队长轻松的劲射打远角得分一度让球队2-0取得领先。

赛后在接受德国ZDF电视台的采访时,毛勒尔表示,他对于上半场球队的发挥很满意,控制了局面,也射进了精彩的进球,不过下半场球队的发挥让人失望,尤其是在2-1领先的时候,显得格外混乱。

《德新社》的文章称慕尼黑1860队在主场安联球员击败德甲的杜伊斯堡,让后者陷入了更大的危机当中。这支来自鲁尔地区的距离三天前在联赛中0-4输给了拜仁慕尼黑,现在同样在安联球场负于慕尼黑1860。在14500名主场观众面前,邵佳一为球队首开纪录。

文章称,今天的比赛1860队安排了更有攻击性的阵容出现,只安排了赖兴格尔一个前锋,而邵佳一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了首发位置上。上半场开始阶段,看起来邵佳一并没有证明主帅毛勒尔让自己出场是正确的,但很快他的表演时间就到来了,首先是在第37分钟主罚直接任意球得分,随后策划了第二个进球。(PIPPO)

《每日经济新闻》独家获悉,手机终端的可靠性和稳定性排在此次TD测试的第一位

2006年TD-SCDMA(以下简称TD)预商用前的最后一次“大考”,在上海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昨日,《每日经济新闻》从信产部电信研究院获悉,11月15日前,上千部手机终端将全部进入TD试验网,进行超过上千人同时使用的内场和外场功能测试。

TD大规模应用测试10月上旬拉开序幕。信产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标准研究所MTnet办公室主任魏贵明说,“此次测试目的与前一阶段不同,终端的可靠性和稳定性是第一位。要求手机11月25日以前能在外场稳定使用,到12月则开始测真正的网络质量。”

魏贵明介绍,中兴通讯测试组是上海测试的牵头单位,其下面还有若干个子组。上海测试主要以漕河泾开发区为主围,参与运营商包括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卫通。

据了解,此次参加TD网络测试终端的项目,除了基本的语音和数据领域以外,还包含已实现的PS128K和384K的视频点播、Web浏览以及高速FTP下载。不过魏贵明表示,“比较复杂的应用标准,如可视电话等都可以往后放。”

此番参与中兴网络测试的终端厂商,包括夏新、联想、三星和LG等数十家手机厂商,目前大部分厂家只提供一款手机型号进行测试,每个厂家会提供100~150部手机。

中兴通讯手机事业部总经理助理罗忠生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称,“此次中兴已加入TD终端测试的,是北京通信展上展出的第一款商用TD手机。我们采用的是大唐电信的方案,而在此前,我们一直在中兴和大唐的系统上调试,测试结果表明,中兴与这些系统的兼容性完全没有问题。”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