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城市新闻
我读︱杨长云:通往城市史之路

发表于:2018-01-13 14:30 |来源:www.hbsydx.com

我自负笈厦门大学读研后开始接触城市史,硕士学位论文选取美国中西部地区一座城市克利夫兰市进行市民社会的研究;博士论文则选取了美国东西部几座城市开展公共空间问题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读书方面的渐变就是从阅读美国通史相关书籍到侧重阅读与城市史、城市化相关的论著。实际上,同样的领域,如果在知识谱系上存在差异,或者说在选择阅读的路径上有所不同,则会影响研究的范式,用一句行话说:路数不同。
美国历史学家埃里克·E.兰帕德在发表于1961年第1期《美国历史评论》(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的一篇文章里,批评了美国城市史学研究中主要以城市史及其问题为取向,而较少研究城市化的历史进程。实际上这里反映了美国城市史学界对自20世纪初即统治城市史研究中的社会学路径的反思,这一社会学路径主要是以“芝加哥学派”的罗伯特·帕克等人为代表。而我入门城市史恰恰是从社会学开始的。在蔡禾教授等人主编的一部教材《城市社会学:理论与视野》(中山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中,认识了另一位“芝加哥学派”的代表性人物伯吉斯(Ernest Watson Burgess),及其“同心圆理论”;接触到霍利(A. Hawley)的人类生态学理论——认为社区是被建构的具有地域性和地方化的功能关系系统。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本书关于“城市性”(urbanism)的讨论。在这个部分遇到了对我从事城市史研究影响较深的德国社会学家格奥尔格·齐美尔(Georg Simmel)和美国社会学家沃思(L. Wirth)。前者的代表作是《大都会与精神生活》(The Metropolis and Mental Life),后者的代表作是《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城市性》(Urbanism as a Way of Life)。尤其是沃思,他认为城市是“由不同的异质个体组成的一个相对大的、相对稠密的、相对长久的居住地。”而城市特性则包括人口数量、居住地的密度和居民以及群体生活的异质性三个方面。因而可以说,这部教材及其推介的城市社会学理论成为我研究城市史的启蒙读物。

无独有偶,我阅读的第一本有关城市史的英文专著也是以社会问题研究为路径的。这本书是美国学者霍华德·丘达柯夫(Howard P. Chudacoff)编撰的《美国城市史主要问题》(Major Problems in American Urban History: Documents and Essays)。本书的最大特点是除第一章外,其余各章都包含两个部分:一是原始文献,二是学术文章撷选。也因为此,它与一般介绍城市或城市社会不同的是丰富的历史感及其展现的历史场景。作者大致以历史时间为纵线,向读者叙述了从北美殖民地时期到当代美国与城市有关的重要话题和问题:殖民地时代的城市生活、城市服务和公共秩序、工业城市、移民与城市、城市老板与城市改革、城市经理制、大众文化、大都市发展、联邦政府城市政策、城市更新、后工业城市等。它们是不同历史时期里美国城市的主要现象,从而成为该历史时期城市发展的典型表征。
丘达柯夫选取了美国历史学家阿瑟·M.施莱辛格(Arthur M. Schlesinger)1940年发表在《密西西比河流域历史评论》上的文章《美国历史上的城市》(The City in American History),施莱辛格是首个提出历史学家要更多地关注城市的学者,他挑战了盛行多年的“边疆学说”——即认为边疆是解释美国历史的重要元素——而认为城市才是解释美国历史的一个关键性的因素。施莱辛格的观点影响了像理查德·C.韦德(Richard C. Wade)、雷蒙德·莫尔(Raymond Mohl)等许多城市史学家,因此被认为是美国城市史学(American Urban History)形成的标志,丘达柯夫采用了此见。此外,本书还有“拓展阅读”书目,与正文中引注和节选构成了丰富的历史文献资料,可视作一本城市史学历史文献入门读本。

2004年,丘达柯夫与另一位美国历史学教授彼得·C.鲍德温(Peter C. Baldwin)将此书扩展,延伸到郊区史,题名为《美国城市和郊区史主要问题》(Major Problems in American Urban and Suburban History: Documents and Essays)。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6年将丘达柯夫早年的成名作《美国城市社会的演变》(The Evolution of American Urban Society, 1975)译成中文,读者可以从中读到丘达柯夫倾注在《美国城市史主要问题》一书中的城市史情怀。

说到城市史情怀,那就要提到美国城市理论家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从1915年开始,他在导师帕特里克·格迪斯(Patrick Geddes)的鼓励和影响下,注意收集有关城市的研究资料。1938年,芒福德完成了他第一部关于城市的叙述《城市文化》(The Culture of Cities),认为城市就是人类社会权力和历史文化所形成的一种最大限度的汇聚体,城市象征着人类社会中种种关系的总和,既是神圣精神世界,又是世俗物质世界;既是法庭之所在,又是研求知识的科学团体的所在。
到1961年,在芒福德66岁的时候,他为这个世界贡献了《历史中的城市:起源、演变和前景》(The City in History: Its Origins, Its Transformations, and Its Prospects, 中译本译为《城市发展史:起源、演变和前景》)。该书从人文科学的角度系统地阐述了城市的起源、发展和转型,展望城市发展的前景。视野广阔,包罗万象,从史前时代的城市叙述到现代工业城市和郊区。芒福德这部饱含激情、充满社会哲理的著作看似杂乱无章,读来也晦涩难懂,但有其内在理路。第一,其研究路径仍然是遵循早期城市研究的社会学取向,城市是人类的聚集体,人们在此形成共同体,形成社会。第二,芒福德突破了单纯的社会学视角,亦从地理空间、时间的维度,将城市视为容器和磁体。不论古代城市、近代城市,抑或现代城市,对城市发展与演变的叙述都以“容器”和“磁体”这一城市的特性为线索展开。第三,芒福德在阐述历史中的城市时,横向上以城市特性、功能为叙述核心,纵向上则遵循历史叙事的时间观。从而使得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城市史叙述实际上是植入于大历史的叙事背景之中。

上一篇:中国“海绵城市” 留住雨水
下一篇:成都获批全国首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 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