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11月11日报道 西媒称,野猪已经成为马德里附近山区的主人,全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随意拱来拱去,寻找地下的食物和水。但是当夏季结束,降水减少之后,问题就来了。野猪的叫声开始接近人类,占领城市的街道和花园。现在的野猪种群已经超过3万头,主要分布在马德里西北部。

据西班牙《阿贝赛报》11月9日报道,目前很多地区变成了野猪的乐园。尤其到了晚上,它们会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人行道、儿童乐园和公园里。为了阻止野猪的进一步入侵,环境部门授权在市中心周边地区使用弓箭射杀野猪。

报道称,野猪是受垃圾的味道吸引而来,但它们已经不再惧怕人类,甚至会在公共道路上过夜,孩子们一大早上学的时候不难发现它们的踪影。到目前为止,当局一直采用笼子诱捕的方法,在大量降雨之后,目前它们本应该返回山区。但环境部门指出,进入十一月份,野猪仍然在城区内闲逛。

用弓箭捕杀野猪的工作由人工饲养场负责,从高处(如树上)射向野猪的体侧。2013年10月到2014年2月间共捕捉了4205头野猪,2014-2015年捕捉了4387头。活捉的野猪如果健康状况较好,通常会送到狩猎场和远离居民区的林区。

尽管马德里地区的野猪数量较多,但当局并不认为存在发生瘟疫的风险,不过的确有必要控制这一没有天敌的种群数量。

报道称,民众认为当局采取的措施效率不高而且代价高昂。安置诱捕的笼子成本太高,收效甚微,用弓箭射杀也不能保证解决问题。此外,如果弓箭手失手,负伤逃跑的野猪对人类的威胁更大。另一方面,野猪涌上交通要道也可能造成更多的交通事故。有人建议在山区开挖人工池塘,避免野猪接近城区。(编译/何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